#43

早上醒来,却习惯性选择赖床。一边看着时间,一边数着即将错过的ferry,以及巴士。等到真正爬起身收拾好的时候,也仅仅来得及搭上9.25am的船只,过海去搭10am的巴士。人在巴士上,给阿金传了简讯后,就迅速坠入睡乡,继续未完成的睡眠。直到将近中午一点,才醒过来,和阿金商量待会会面的事。但计划依然是计划,我为了临时约的工作相关会面,在时间紧迫的关系下只能放弃一早和阿金约好的会面。

下午两点,巴士准时抵达吉隆坡,我不赶时间地去买了回程的票,然后再搭火车去找佳慧。走在过去火车站的路上,想起前两个月匆匆的路过,然后取笑自己的慌张。我看到puduraya前的hailam kopitiam,就想到第一次参加video conference的那一天;我走上楼去买车票,就想到今年第一次踏入车站的时候,竟然因匆忙赶时间的关系而完全忽略那么大的一个招牌,导致买到不对的车票;走在前往地铁站的路上,我想到上一次过来的时候,竟然可以因为慌张的关系而迷失在曾经如此熟悉的一条街道。

下午三点以前,见到了佳慧,在一家她经过光顾的酒吧。和她的老公,聊着天,吃着炸鸡,喝着啤酒。从三个人,到五个人,到七个人,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过去ktm站搭ktm去芙蓉。坐在火车上,不一会就沉沉睡去,直到将近抵达时再慢慢转醒。因早到的关系,烂漫把我点去火车站对面新开张的建筑物内。我吃了面包以后,很快在商场内逛了一圈就找不到逛下去的理由,所幸这时候收到烂漫的短讯说他在过来的路上。

晚上七点,坐在烂漫的车上,去接了ivy,就出发去马六甲。不塞车的夜晚,很快就抵达马六甲。一路上,看着回忆一幕一幕一闪而过。经过mini malaysia,想起上一次和神兽,卖字狼,小月还有淑婷来访的时候;经过某家酒店,以及一路上的风景,就想起再上上一次和紫娃,马义,天使,梁和乐乐来打扰鱼丸的时候;等等。。太多的回忆,那些以为已经遗忘却依然存在心底的美好回忆。凭着记忆,很快就找到下榻的旅馆,check in放下行李以后,就出门去逛鸡肠街。一开始兴奋地东看西看,很快就让拥挤的人潮以及大致上都在重复的商品给灭了逛夜市的兴致。逛着逛着就干脆坐下来吃东西。而吃完东西不久,就收到鱼丸打来的电话。

然后,鱼丸出现了,我们就出发去吃satay celup。来到鼎鼎大名的capitol satay celup前,排了一会对,拿了几串食物,等待酱汁煮滚,然后吃了没几串,就不想继续吃了。不知为什么,当我开始看着食物却没有欲望想咽下的同时,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是否,念念不忘的,并非satay celup,而是一同吃着satay celup的欢乐时光?因为各种原因,我无法喜欢上这一家satay celup,但遇见鱼丸还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时间指着午夜12点,但夜晚仿佛才开始热闹起来。吃了satay celup 以后,去吃八宝冰,然后再游夜街,回到旅馆的时候也凌晨两点了。

这是个疯狂的周末。在我以为我会回去探望王涛的时候,却来到这个距离邦戈岛相差348km远的马六甲过周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