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早上九点,悠闲的脚步开始让轻微的焦虑取代。This is the day。在这一小时内,我必须确定所有事情都准备就绪,东西都带齐,足够的现金应付岛上的开销,两位初次见面的英国女生将在十点抵达,预定好的Van,把该带的杂物分配好,确保上司准时出现,出发去机场。Mengo成员的飞机准时抵达。说好的六人却多了一人。临时在机场内找了另一辆Van。一起出发去Kota Belud。路上继续打电话给船长看哪里是否一切顺利。

抵达Kota Belud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的事。大家填饱肚子,接了Christopher就出发去码头。这次,和Awang换车,带领司机去码头。路上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在越靠近码头的当儿,一边努力认路,一边看着经过的植物而担忧着。望着椰树摇摆的姿态,就可以明白外头的风有多大。忽然间想起Ramdan,想起他说的,就算不是住在海边也能预测当天的风浪。跟着记忆,来到这个隐藏在kampung内的码头。大家稀里哗啦地东西都卸下车,搬上船,等上司抵达以后就出发。

果不其然,才除了河口,一切就如自己预测一般。一开始大家还有说有笑。不久坐在前面的人湿淋淋地就从前甲板逃来后甲板。再不久,超级大的一个浪从左边打了下来,连坐在右边的我也让大浪给打到全身湿透。坐在舱内的上司就把大家招进舱内。忽然有种坐在难民船上的自己,看见大家排排坐,睡的睡,吐的吐。船继续勇敢地前进,很想睡觉的自己却因没足够的空间,再加上还得照料需要的人,因此没办法入睡。我一边跟着船身摇晃,一边回忆自己是否曾经碰过如此糟糕的海浪,却怎么也想不起。也许有,却处于昏睡的状况内而无法记得。

好不容易,船开始缓慢下来,我忍不住就出去透气,看看这个仿佛已经很久没看见的岛屿。当船只停泊在码头边,又是一阵忙碌。安顿大家,住的地方,活动场地安排,晚餐,等等。没想到的时,除了糟糕的boat ride以外,下一个迎接我们的,却是不稳定的电流。应该在晚间六点半来电的时间,却延迟到七点半,而电流却没预期中停留到次日。不过大约一小时,电力就宣告结束。依靠着蜡烛的这个晚上,结果却和大家跑去sunset bar喝两杯才回去屋子内睡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