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星期二的晚上,将就电影院的时间,将近八点出门找东西吃看戏去。晚上九点,坐在电影院内,想到次日上司就要离开沙巴了,就开始担忧会不会这期间内某一天自己会忘了携带钥匙而无门进入的窘境内。不久,电影开场,自己也忘了这个问题。

时间将近十一点,电影散场,坐在戏院内,离开以前打开包包寻找钥匙。没想到,不久以前才在担忧的事,这头就让自己遇上了。急着出门的自己,忘了把钥匙带上。我一边离开,一边继续搜索包包。但,没有的东西再怎么搜索也不会出现。

回到办公室,坐在楼下24小时的mamak内,点了一杯饮料。打开电话开始传app给上司。时间不早了,我也不可能打电话求救。在社交网络上敲了一位在线朋友,开始聊天却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意图。我知道,上司明天一早的飞机,只能期待明早的回复。

午夜以前,我离开mamak档,开始在gaya street上一家一家旅馆去问。固然这里很多家旅馆,但过去熟悉这里的质素和价钱的自己,却无法帮自己做决定。我不想住太贵的,却也不想委屈自己住太便宜的地方和众所皆知的bed bug奋斗整晚。之后选了办公室斜对面的那一家。check in以后,进到房间,设定次日早上六点的alarm,倒下就睡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