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爬神山

这一次爬山的队友有16个。认识的只有两个。
在爬山期间有聊聊天的也不到一半。
不是我孤僻,只是各自有各自的圈子,爬山的速度也不一样。
但这一次爬山还是很好玩的一次经验。

image

Time recording

初上山的时候,找不到呼吸的节奏,整个人走得很慢,也很喘。
第三个pondok的时候甚至关在厕所内做大事。
也许早餐和前一天的晚餐都吃过量的关系。
第三个pondok以后,开始慢慢适应包包的重量。
然后在第四个pondok停下吃苹果。
来到第五个pondok的时候吃三文治喝罐装咖啡。
打开手机显示时间中午12点。吃饱以后继续上路。
去到laban rata的时候也不到三点。
这一次花了将近六小时的时间。
全队十七人当中我是倒数第三个抵达的。
时间也不会很长,只是自己却觉得不甘心。

image

Freezing afternoon at laban rata

放下行李,和朋友聊聊天。由于时间还早,就到房间睡觉。
睡了将近一小时,就让其中一个队友吵醒。
不过一句“开饭了”,被吓醒的自己就无法入睡。
打开电话看看时间,不过四点半就吃晚餐,会不会早了点。
想继续睡,却怎么也睡不着。
赖在床上直到五点才甘愿下楼吃饭。
在热闹的餐厅内享用丰富的晚餐。
自己却没什么胃口地吃了一点食物就吃不下。
就这样hei到六点半上楼,想继续睡觉。
不知为什么,毫无倦意的自己就这样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一个小时以后干脆放弃下楼没事找事做。
拍拍照,逛逛。最后由于真的过于无聊,干脆拿了咖啡就和其中一组不认识的队友聊天。
聊不到半个小时,他们也回房睡觉了。
无聊的我,继续在餐厅内闲逛。
直到几乎所有人都离开,我还是精神奕奕地做在哪里无聊找事做。
在电话即将没电的时候两个朋友下来了。
一样睡不着的我们就坐在餐厅内聊天。
直到工作人员把灯关上我们还是继续坐在黑暗中。
时间将近十点才回房尝试睡觉。
在应该补眠却无法入眠的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无法入睡。
朦朦胧胧中好似睡着的时候却忽然咳嗽不断。
爬起身来感觉却想吐,赶紧爬下床冲去厕所吐一番。
清洗干净以后回床上继续尝试睡觉。
怎知道一次没吐完,在貌似睡梦中又再次爬起身,
这次却来不及冲到厕所就在房间内吐了一地。
赶紧过去厕所继续吐。吐完以后带着厕纸回去房间把地板抹干净。
当时时间午夜十二点。
吐完以后开始顺利入睡,直到闹钟响起大伙开始爬起身的时候再次醒来。
在犹豫要不要继续上山的时候,睡意没了。
就这样再次爬起身准备下楼吃早餐上山。

这是个风很大的早上。
最初上楼梯的时候依旧是艰难的开始。
在想坚持和放弃之间前进着。
走到绳子那一段却比去年走的还要顺利。
吸一口气拉起绳子就往上爬。
就算走的再慢也不让自己频密停下休息。
当天的风很大,走着走着就走到7km check point地点。
在冻毙的情况下,想到前方空旷的山路。
我让自己选择放弃。回到check point的小屋呆着等天亮。
当时时间早上五点钟。
坐在屋子内,却有种关在冰箱内的感觉。
和陌生人断断续续聊天等天亮。
时间将近六点的时候才出去慢慢走下山。
路上风景很美,却寒冷地无法把手机拿出来拍照。
慢慢走着走着。走到需要拉着绳子爬下去的地方。
没有恐惧轻易拉着绳子走完以后开始想起去年的挣扎。
路上遇见三个不断赛跑的队友。
回到laban rata时不过早上七点半。
在餐厅内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脱下。
帽子手套jacket雨裤wind beaker。
然后过去拿咖啡喝暖暖身子。
同桌的三个都是不断比着时间记录的人。
其中一个是人小小却很走很快的MK,另两位是兄弟。
这个早上,一边听他们说着山顶的体验一边吃早餐。
在餐厅吃饱以后就回去房间收拾行李下山。

image

早上9点45分,把东西都拿齐以后就开始往下走。
下山的路上,还是一样走不到一km就脱下鞋子袜子换上拖鞋。
由于这不是登山拖鞋,因此小心奕奕地走着。
在第一个pondok吃饼干喝水的时候碰到两个朋友。
三人就这样慢慢走走聊聊天拍拍照。
路上遇见好强的哥哥,跑着下山去。
在将近3km处弟弟也赶上来了。
一直跟着两个朋友慢慢走的自己,顺便跟上弟弟的脚步前进去。
整个下山的状态不断处于纠结的情绪内。
很想尝试打破自己的记录,却又碍于夹脚拖而不敢走快。
想加快脚步,又不忍心抛下两个朋友。
最后在弟弟超越我们三人的时候顺便跟上去。
继续一路走一路和弟弟聊天。
也许是觉得我太吵还是什么的,途中弟弟让路给我。
我开始加快脚步继续前进。
最后两km比想着中走的还快。
来到timpohon gate上楼梯的当儿弟弟也很忽然的冒出来打一声招呼。
善忘的我其实不确定跟自己打招呼的这人是不是刚刚和自己一起走过一段路的队友。
直到早已抵达的哥哥在timpohon gate楼上和弟弟大声说话的时候才确定自己没认错人。
这一次下山时间花了3小时45分。也是三次爬山以来最差的一次。
虽然是队友当中第四个抵达的人。只是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真差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