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边几点?

貌似好一段时间没为一个人写一篇部落了。
今天想认真记下brandon这个人,这个从认识至今不过两星期的人。

----------

从mount santubong下来。下午3点40分,刚刚好错过3.25分的shuttle bus回kuching。而下一班shuttle bus是5点25分。好心的工作人员把我送去damai等巴士。在这个背山面海的人造景点区,我第一时间就去找食物医肚子。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就在这样的午后收到了远在South Africa的brandon传来的讯息。在一阵闲聊后问了一句BL有没有需要请人。坦白说,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我简直兴奋地想跳起来。但我不能,只能默默在心底兴奋着。

让我雀跃的,不仅仅是因为brandon很帅。而是我觉得,貌似找到坚持目前生活的动力。基于过于烂好人的关系,总在工作上面对许多人为上的难题。路上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短暂的相遇也许可以激发鼓励的作用,面对那些必须长期合作的关系当作,总是让自己落得狼狈收场。在付出与收获同时,每个人拥有不一样的视觉,也因此造就不愉快的摩擦。然后,我开始怀疑自己,为何时间长了合作的关系都会搞的不欢而散。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如果一个或两个也罢了,为何连二接三的,事情仿佛没完没了。

我不想背着这些包袱过接下来的日子。也总是期盼下一个遇见的人会更好。

但心情究竟还是不自信的。开始在每一件事面前用上减分法。完成一件事,是理所当然没什么好自豪的。若事情不如预期就会开始发脾气。不论是再小的事也好。

当初会认识brandon,是因为迎接第二组时临时需要找site manager。虽然当时经以找到一个人选。但冲着那一个见面一个handshake一个hello,不知怎的心底还是不踏实。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前去sticky rice找jess和charlie求救。也因此而认识了brandon。

认识brandon,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一个礼物。他是在我认识的人中会听pink floyd的wish you were here的人。他是一个晚上出门会抬头看天空然后说可惜唯一的光害是月光的人。后来,工作结束,分道扬镳以为再也不见面的时候。再次透过社交网络聊着彼此的旅程。我和他分享爬santubong山的细节。他是唯一一个说想来爬的人。远在south africa的他,忽然很认真的说,这里的食物很好吃,你应该过来看看。就在那一刻,从没踏出亚洲的自己,开始在想,是否应该开始策划一场离开亚洲的旅行。

生活啊生活,明天会更好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