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只鲸鱼。

八月二十五号。

离开台东前的那一晚,碰上的那一道雨后彩虹。

九月25号。

说起一些事情,就会想起一个地方。那地方叫天晴民宿。
说起天晴民宿,就会想起一些人一些事。那些人那些事叫蚂蚁部落村。

曾经,有只鲸鱼无意间闯入了部落村的世界。呆了不长也不短的一段时间。
因为不曾奢求,也谈不上失望。日子和大家的言谈之间,总是充斥着正面能量。
后来,回到大海的鲸鱼害怕承诺,只好悄悄逃离。回到独角戏分。
离开陌生边缘,某些感觉开始产生变化。
不必多,只要一点点的依赖就足以产生无以名状的化学作用。
也许,曾经不以为意的点缀,会因为熟悉而开始有所要求。
也许,当要求出现的当儿,也开始宣告着变质的喜爱。
直到那一天,鲸鱼始终承受不了海洋的温度。选择再次出走。
独处,停顿,转弯。然后发现台东天晴。并想起曾经的部落村。
天晴的客人给了鲸鱼新的定义,看不出很厉害喝酒的爱游。
固然,鲸鱼一点也不厉害。只是大家凑巧都是陌生人。
既然大家都是陌生人,随意一点又有什么坏处呢?
走在任性的路上,每天望着手中记事本的封面。
钢线上的猫咪望着眼前几步的食物篮。“我是不是该努力一点。”
那之后,时间不再呆滞不前。昼和夜之间,开始继续穿插名叫未来的雾。
就在重新上回发条的日子当中,开始想起努力这词汇。
嗯。努力。说起努力总是那么无能为力。
总觉得努力不好说。说出来的努力正如说出来的愿望一般,终极会失灵收场。
只有不说出来的努力,才能如空气般存在。一个不留心,就充斥了每一个昨日。
好整以暇,让你看见的并非如果,而是结果。

Related Posts

24 thoughts on “曾经,有只鲸鱼。

  1. 孙康

    很怀念的文字。

    或许,期望真的是一种压力。
    也许,成长真的是一种压力。
    或许,时间给予的是缅怀
    但更多时候,它给予的是机会:
    让自己『学会珍惜』与『享用现在』。

    (很奇怪,你和小苏的文章都可以引发出我对文字的感觉。。。)

    真好。

    Reply
  2. 马义王子

    曾经以为这片海洋的咸味是淡的~~
    可是重新看着文字重返游连,
    原来淡淡的,也是一种更可以呼吸到的幸福滋味。

    我们再次一起聆听,
    不是海浪的声音,
    而是岸边一把破嗓子,唱着:

    “带我走~~~到遥远的以后~~~”

    Reply
    1. 阿游

      淡淡地,才能和大家一起细水长流到地老天荒。。
      我想。。不管几百年还是几千年以后还是一样会听见王子在那里乱哼着“带我走。。。”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