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理所当然地,把脸皮扯下挂上那仿佛全世界都欠了自己的面具。
转瞬再把面具抛开。并在心中默默念着:“冷静冷静。”
只为了他人眼中不存在的事物撞击了自个心中存在的事物。
只是无意,不是故意。也不好费神挂心。
可惜冷却下来的情绪,却未必能让思绪也一块静下来。
独白开始一句接一句冒出来。
“笨蛋。你以为礼貌只是学校的道德课,及格就算吗?”
“这么白痴的问题都要问,难道你的岁数真的是小到一出世就是速食时代。在你的观念当中食物就是商场内包装好的冷冻食品。只要放进微波炉加热就可以吃了。食物不应该那么麻烦需要花上时间去料理去试验去调味。不过为了喂饱肚子而已,要那么费尽心思吗?”
唠唠叨叨说了好一阵子后,突然静了下来。
开始问问自己
“难道你生来就是完美小姐。不曾做过什么让人不能谅解的事物?”
“难道你对世界上每一件大大小小琐琐碎碎的事物都了如指掌。没有你不能理解的事物。”
接着开始为事件套上句点。不再过问。

后来想想,这些所谓的理所当然总因为太习以为常地存在着。
才会随口数数就能列出不少换上主角依然如常演出的戏码。
只是走在时间的路上,结局也慢慢一点一滴改变着。
比如小时候,跌倒了会放声大哭仿佛这样就能把皮肉伤的痛苦给减轻。
长大一点后,眼泪也许还会不受控制地掉落。只是你不会再引起全世界的注意来宣告自己受伤了。
直到很多年以后,无意摔一跤。你开始学会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微笑说我没事。
却在心底暗骂着自己怎么那么不笨。长大后还那么不小心跌倒。
总是这样,越长大自我束缚的列表也跟着增加。
不能跌倒。不好生病。不要懦弱。
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并开始想起小时候听的儿歌。
“妹妹,不要怕。你是好娃娃。自己跌倒。自己爬。”

再后来,你开始忘了依靠的滋味。

我就这样自己照顾自己长大
我不想因为现实而把头低下
我以为我不差 能学会虚假

4 thoughts on “

    1. awhalelife

      [关于歌手,巴奈]
      她十七歲離家,在高雄、台北等異鄉流浪,靠著歌聲賺取生計;簽約十年,生了小孩,才有勇氣出第一張唱片。五年前,她決心離開大城市,回到故鄉台東,開心自在唱著歌、採集民謠,同時培養在地歌手,希望更多東海岸的好聲音,被更多人聽見。

      「當時的我,覺得生命非常無趣、無聊、複雜;由於我從小成長的背景裡,『去死』從來不是選項,所以,寫歌、唱歌變成我的出口。」時隔多年,她淡淡說著,道盡原住民進入城市底層的苦悶、徬徨與自我療癒。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