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不下的手指,继续在这凌晨五点时分对着电脑敲敲打打。
说实在的,规律的这些天总对关心的朋友一遍再一遍地强调着:我还好。我很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直到最近某一天,某位朋友,因着某句话把我看穿说:不要那么为难自己。等下你晕倒!
我回答着同样一句话。加上一个笑脸。然后和她说再见。
回家路上,突然觉得累了。
却不以为意。只因习惯了晚间的累倒,再在狠狠睡一觉后的清晨复活。
可那之后的次日以及接下来的每一日,突然开始累了。
无以名状的累在关上铁门后的那一刻开始袭击。
回家的路上干脆摘下眼镜,带着八百多度的近视缓慢走回家。
连话也懒的说的夜间,躺在床上的时间开始一天比一天早。
只是在将睡欲睡之间,突然想起一整天下来自己也没吃上些什么。
然后电话来了。被驱赶的睡意让五脏有机会抗议。
于是勉强起来胡乱张罗吃的。
所以听见了屋友的关心:做么你好像随时要晕倒的感觉?做么你那么苍白的?做么你好像又瘦了的?
我继续吞着手中的食物。
一包方便面(几百年没吃的东东)加一粒鸡蛋,几片饼干搽美乃滋,紫菜。
肚子仿佛破了一个洞。怎么填都填不满。
才想起最近比起早前确实少吃了很多。
你说的话再次凭空出现。
你说:为什么那么瘦?没食欲吗?怎么吃那么少?万一你半夜肚子饿呢?等下你回家家人肯定说你又瘦了的!
。。。。。。
为什么你那么多为什么的?
我只是有点忘了。
忘了曾经熬夜的习惯,忘了曾经关上灯就失眠的夜晚,忘了那曾经超丰盛的宵夜。
开始人模人样地生活着。
每天都在忙着平衡心目中的数字。
也忙着抹杀一个又一个的想法。
仿佛只有这样心里才会好过一点。
其实并不然。
这样过度并没好到哪里去。

而我,只是过于习惯和自己相处。

8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