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时间瘫软了。

[1]
跨月前的那一天,每天固定循环走一遍的路线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在发现习惯搭乘的交通工具发生意外的那一刻,一开始是摸不着脑袋的。然后决定转身离开换另一个交通回家。在建筑屋和地铁站一来一回之间,短短不到十分钟内的空间已换上了另一个面貌。卸下喧闹的流动人儿,不慌不忙地走在路上。带着些许担心加上些许疯狂的念头来到第一个车站。站内的人说,metro巴士不久前才经过。最后一趟不懂是什么时候。rapid的巴士要到另一个车站等。直直往前走就是了。不想等待的我继续往前走。固然,那不是我熟悉的地盘。走在近乎陌生的街道上,带着固执的步伐。发现不曾看过的风景,盘算着夜游的可能性。也许去看场午夜电影吧。可惜这里没有电影包箱,不能电影看通宵。路上的行人怎么都没回家。其实夜游真是个不错的消遣。如果不是想起过多的传言耳语心底开始发毛。
结果,车站没看见却来到了另一个地铁站。地铁站还是一样挤满了回不了家的人。在和朋友传简讯后,午夜前的夜游就在捧着麦当老雪糕和薯条的回家路上结束。

[2]
和你约好的那一天。你的手机抗议。我找不着你。
-我会迟点到。
-我到了。
-怎么你没有开机。
-你在那里。
-喂。。。
通讯的便利让安心不知所措。心慌滋味一寸接一寸地牵紧着神经。忙着东张西望的眼睛却忘了对焦。忘了曾经少了手机也一样会好好的时代。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怎么你还没出现?你是否留下了什么?我是否错过了什么?

-----

天黑以后,回到家,上了网。看见你回的信息。我笑了笑。原来,让自己习惯不再等待后,逐渐地,习惯等待的时间越来越短。直到这一天才发现,五分钟的等待也是一种折磨。

2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