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把《第36个故事》看完的这一天。
我想,我已经不懂得如何说出一个理所当然来。
无论好看还是不好看。故事划上休止符就是完结了。
故事进行中,仿佛有一种错觉。
当初《蓝色大门》里的桂纶镁长大了。
带着那年夏天的美好,她来到了《第36个故事》里的场景。
开了一家咖啡馆,延续当年未完的故事。
固然在途中的分叉路上演了好几个分身的故事。
但,也只有这样的她才是最自然的。

后来倒是想起了多个月前的某一天。
随处游荡的那时候,同一间房的房客问我次日到哪去逛。
我说朵儿咖啡馆。她一个没听明白的感觉。
我再次说XX街的某间咖啡馆。
她有点不以为然地搭腔说:“咖啡馆吗?这附近也有一间啊!不必去那么远的。”
我笑了笑说谢谢。
次日还是一样拿着地图就出发寻找这一间传说中的咖啡馆。
因为好奇所以执着。还是因为真的感兴趣所以坚持。
不解。
不过就是本质到末的想法。
正如想去的pike place market,不一定是因为看了《西雅图夜未眠》的后遗症。
其实是不相干的事。
只是有着把两回事链接起来的关键词。

Related Posts

2 thoughts on “

  1. 慧玉@彗心

    戏剧是充满幻想的
    所以自己演了一场戏…
    或许,真的能快了一点…
    可能,有些时候真的需要很丰富的想象力,才能让心的某一处停止哭泣…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