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不会因为地点的改变而有所改变。
也许最初是特别的。当新鲜感如午后太阳那样照耀着心情。
后来,当时间往前走着,边走边调的步伐总会走回熟悉的那一步。
起身,上班,下班,回家,睡觉。偶尔看场电影,偶尔逛逛书局。
不论再怎么编排时间也不能平均分配给所有人。
所谓自私只是种无可奈何的选择。为了避免埋怨避免难过避免失落。
正如一只鸵鸟的行为。看不见,不代表事情真的消失不见。

这些天,习惯了晚班的时间表后,才发现字典内关于早回家这名词已越渐模糊。
在早回家的日子,脚步不会安分地把自己送回家休息。
而是半路下车。散步。放空。吃晚餐。等。
也只有这样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在做着的事情。
戴上耳机,仿佛这是一场电影画面。背景音乐响起,周遭的喧闹不再是重点。
视觉开始对焦。与自己无关的开始渐渐模糊。看不见的始终看不见。
就这样走着走着,直到商场开始打烊才往回家路上去。
终究,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自己。

有时候,这样走着走着,感觉上时间好像回到了过去。
过去那一段身在异国的感觉。
没有认识的人。也没有非要完成的事项。
总是漫无目的地放慢日子的步伐。
不是每件事都赶着完成。也没特定的想法该如何让日子充实起来。
就这样,夜间散步的习惯再次出现。

心里,关上了,并挂上一只锁。
不特别关注的人,可能没发现这只是伪装。
至于隐藏着什么,无人知晓。
也许是挂上去的人纯粹是迷糊了,忘了把两个门把都套在锁内。
再或许,挂上去的人忘了把钥匙阁在哪,只好如是地摆着空城计。

Related Posts

One thought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