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子数时间,仿佛成就了一个习惯。
下意识,不思考就会启动的一个动作。

次年的同一个月份,想起很多永远得不到答案的为什么。
那些不是任性还是理性要求就可以得到的安慰。
哪一些温柔背后的包袱。
你一直都在背着它,哪一个让你往前踏一步都无能为力的隐形包袱。
沉重地,不断往下陷。
地点是黑洞。是百慕达三角洲。
一陷入就无退路的陷阱。
你说,自救它其实是魔鬼。
让你一尝甜头后再把你打入18层地狱。
快乐的代价势必让难过来偿还。
自甘堕落它只是个不前进也不会后退的选择。
让你周旋在极端和极端之间的平衡点。
日子一天一天往前进。
生活也一点一滴喂食你毒药。
和近来唯二的朋友说了路上小心后。
你开始强硬地卫悍着那一块空地。
曾经你努力地往里头堆记忆。
堆着堆着的当儿,一不小心连呼吸的空间都不见了。
你惊慌失措,于是开始努力清空那一块空地。
空着空着的当儿,一不小心里头只剩下一个哭泣的影子。
忽  隐  忽  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