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等待阳光静静看着他的脸

<param name="movie" value="”/><object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transparent="yes" data="” width=”400″ height=”300″>

<a href="”>[Flash]

话说这个四月,为自己换了一个容器后,时间的分配刚刚好平分给两个长时间相处的容器。差别在于,一个是醒着面对,另一个则是闭上眼睛又一天。四月第25日了,和同一屋檐下的他人还是一样介于陌生和客套之间。这些天,是佩服的。区区为了那一抹空,而接受了偶尔人来人往的屋檐下。你说,那些突然出现的人潮,不就是有时候而已。更多时候,你可以什么都不比顾虑,就
陷入在那一片空白当中。比如早上醒来,望着空白的客厅,拉开的窗帘布,阳光洒入,型成地上铁窗的影子。还有晚间,窝在饭厅的桌子上,啃着晚餐,望着墙壁上
的耶稣相,发呆。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了同屋的她。固然带着丝丝惊讶,我们还是一路聊着聊到家门。她转进家门。我直走往大排档去,吃饱了再回家。住在那的这些日子以来,环境貌似助长了夜游的存在。每一个回到家的晚上,我都不再急着让自己安顿在家内。而是在外头游荡,找吃散步。偶尔和室友,偶尔独自溜着。回到家的那段时间,可以正巧碰上收摊中的夜市。不喧闹的茶室,三三两两个欧吉桑,喝着啤酒闲聊着。路边的大排档,吃着夜宵的欧巴桑,抬起头就能看见的星星。大片大片的舒适如是地呈现在眼前。

某一天,回家路上,看见对街的白事。到家后和室友聊起。她说前些天十字路口处才发生的一起车祸。想起每一天都在经过着的十字路口,寒意爬上身,惧意一闪而过。续而想起两个月前的飞行。回忆如泡沫般出现再远去。是否变成泡沫的想念,会飞上天递送到被想念的人心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