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觉得阿甘这个人还蛮神奇的。你只是随口说了下,36张的底片太多,对于你这种拍照得花很长时间的人来说,如果能找到24或是12张的底片就好了。后来,不过一两天的时间,阿甘就摇了通电话来说找到了。你想了想,既然是过期底片,就要了十卷来存着慢慢玩。感谢阿甘,不懂他是怎样办到的,可是他就是哪一种随便什么人都能聊上几句的人。谁又知道卖糕点的师傅会修相机。谁又会懂看似过时的百货公司里可以找到手制相机包包的人。话说阿甘把底片送来的那一天,你看着那熟悉的包装,从小小看到大的konica韩国包装,固然过往也不曾那么在意过,却莫名地升起了一股亲切感。

底片到手后,你拿起了不是很熟悉的colorsplash,在回家路上,在12个颜色之间周旋。把一卷拍完后,在搬家那一天,再次把同样的一卷菲林装进supersampler内乱拍。对于这样过于实验性的拍摄,想当然尔出现的效果也非常之怪异,到不是很能接受的范围。无论是那柔到几乎混在一起的色调,还是那不懂如何拿捏的构图。你下了一个定论,这一批菲林的吸光度较底,最好用长时间曝光,才比较保险。

后来,确实来说应该是一个月后,你再次把菲林从橱柜里拿出来。装进鱼眼相机内,开始拍字。你开着电脑里的海报,把鱼眼相机对着荧幕,贴近再贴近,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每一张都延长曝光时间。拍完,拿出来,再装进sprocket rocket内。继续拍街道。

就这样,照片冲出来了。那色调,依然如是地偏成了一股怎么看都不熟悉的调调。它不似lomo redscale的鲜艳,也不如redscale xr的清晰。自成一家,介于灰红之间,画面的轮廓却没有夸张地云开。你看着照片,只能说出这神奇的底片,其实还蛮适合夜拍的。

Related Posts

2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