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和老板拿了两天假,跑去槟榔岛走走看看,吃吃喝喝。
两天时间三十四个小时,花了九个小时在路上,另外十个小时在睡觉,剩下十九个小时在闲逛。再除去不断下雨的阴天,在超级霹雳白蓝天下做日光浴的时间,就只有那区区几个小时。
如果把那几个小时的快乐还有好几十个小时的压抑来比较,哪一个的分量会更有看头?压抑也许只是当下,快乐却会记得很久很久。时间会把压抑冲淡,照片却会阻止快乐褪色。
所以,我说我要去槟岛的月树47看看。固然槟岛的月树47和kl的月树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同一回事,只是,碰巧,同名而已。冲着那碰巧,去看看也无妨。

而结果,

周三是槟城月树的休息日。
顺手传了封简讯给阿甘。阿甘说他次日就要进槟岛了。我说我当天就要离开槟岛了。
竟然还真的那么碰巧没缘。虽然最初我是说要拿周三周四两天假的。
就这样。。

也没能怎样。。

就继续走下去。。

发现这一道黄色的墙。
旁边停着半架脚踏车。

然后发现一只猫。
真的就只是那一千零一只猫。
蹲下就靠近。
站起来就离开的一只猫。

还有一只狗。
其实是两只狗。
一只看见人就狂吠的狗。(除非太早它还没睡醒。)
另一只呢,则是听见那只狗狂吠它也跟着狂吠的狗。

听完狗狗交响曲,又是时候说掰掰。
一路望着蓝天白云,一路离开这个还是没有很熟的岛。

一路到次日,等着把照片给冲晒出来。
才发现,ss[supersampler]不愧为ss,果然很容易就让人感到ss[syok sendi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