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

有关那些兴致勃勃却少了那少许行动的心动,果真不可靠呀。

2011,8,23。我在马来西亚。
说不后悔是假的。
人啊,怎么可能会在后悔前就明白后悔这字眼。
若真有此事,又怎会有后悔这词汇的出现?

前些天,憋着憋着不让眼泪流下的那个夜晚。
你出现在我眼前,我抓着酒瓶把瓶内的饮料往嘴巴灌。
也许酒精成分不够高,也许酒瓶数量不够客观,也许周遭环境过于麻麻档。
有些气氛,无论如何模拟都无法呈现那最接近心目中的理想。
那些灌进嘴巴的饮料没味道,想冲掉的感觉也依然历历在目。

有些话,可以那么轻易地流露出来。
有些动作,可以那么坦然地出现着。
但,当面对某些人,越是在乎却越不知所措。

望着大家更新的照片,我好想好想再次不顾一切就往那前进。
回到哪一个可以忘掉烦恼的天晴。
但理智总是及时地出现把那不可理喻的情感给淡化。
我不断叮咛自己不能再这样任性。
我不断说服自己要安分地留下不要再到处乱走。
因着这样的劝告,也因着这强势的理智。
叛逆因子再次蠢蠢欲动。
让我再次不安于现状。

说穿了,你一直在迷恋的,始终是那段可以忘掉自己角色,亢奋过时间的日子。
可以当一个谁也不是,什么也不是的日子,真好。
至少不比为了一个永远都抵挡不了的《完美》而严苛过日子。

2011,8,24。
躲在家睡觉睡到自然醒。醒来打扫房间到再次睡着。
不打工不见人的这天让自己狠狠地陷入昏迷状态。
醒来依然需要为自己上发条继续每一次上完发条以后,那紧绷并循环的每一天。
忘了从那天开始,紧绷的发条逐渐松弛。
抹上越多的润滑油却越造成反效果的发条,一点一点让恐惧给占据着。
当恐惧转换成惊慌,惊慌却无法化惊为力量。
直到某天,发了一场梦。
梦中遇见那曾经逃避的恐惧。
恐惧愤怒地追捕着我。
我拼了命在逃。
也只能逃出梦境。
却无论如何也逃不出那越来越壮大的恐惧。
情绪始终反反复复。
在逃避和面对之间上上下下。

One thought on “小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