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

午夜凌晨一时五十九分。在关完灯的房间内,不睡觉,却对着电脑敲打些有的没的。然后就十一月八日了。我不知道日子究竟是如何溜走的。

记得那天在读着藤井树的《痕迹》时发现了一句话:“失敗的戀情會讓自己很快地長大”。

在重复念着同一句话的当儿,仿佛,自己真的就是有长大一点一般。不容置疑。

那些天,再次拿起《一个人的好天气》来温习。处于年轻气盛的小姑娘总是嚣张地在气着怎么都不会低落伤心的老太太。老太太总是不温不吐地诉说着,悲伤的情绪都在年轻时用完啦。

读着读着,又开始仿佛觉得自己在那时候早已把接下来的眼泪都掉光光了。因此我才学会了一直都学不来的开朗。我开始逐渐忘了怎么哭,每天都是笑嘻嘻地,把前几个月让自己脾气暴躁的原因都抛在脑后。看不见,也不必再为了同样的问题而伤脑筋。

恩。我真的不难过了。

因为有你,你,还有你。
一直一直都在陪我聊天。
把一度不断往下掉的嘴角都拉扯向反方向。

无非失去,才能明白失去了些什么。
也无非失去,才发现曾经缺失的叫失去。

若不曾失去过,又如何能感受到需要的还有那些不需要的,是如此在生活前扮演着那样的角色。

2 thoughts on “一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