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march 2012

這個二,三月我不在家,就在往機場的路上。

那時候
天未亮,就出發
的日子。

老實說

恨死了

眼睛抗議
卻不得不睜開
當抗議過度,可以躺下來休息時卻睡不著。

胃抗議
卻不得不把食物往肚子吞
一個不小心,就把食物都吐個精光才好過。

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那麼虛弱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