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六日-run like there’s no where to hide.

每一次旅行回来,我都会问自己,下一次的旅行会更特别吗?
我不知道,也不曾认真思考过。有关下一站的所在地。

2010,六月。
第一次和一群陌生人驾车到东海岸旅行。
旅行路上,有旅游家,有摄影师,有家庭主妇,有高龄杯杯,等等。
路上风景,有海边,有旧式马来皇宫,有去吃榴莲,也有在入夜时呆在沙滩聊天喝啤酒玩light painting。
还有很多很多的细节,藏在很多很多的第一次当中。
我记得那时候,我等了很多年,等着中学毕业,等学院毕业,等等等,却始终踏不出第一步,往哪一个等了很多年,说要去打工旅行的方向前进。
然后,我就问了小芙一个问题,一切究竟要如何开始?
小芙说,那有什么难了?只要定下机票,头几天的住宿,然后出发前做些调查了解当地的一些资料就行了。

2010,八月。
就这样,回到吉隆坡后,我开始买下机票,定下住宿。
然后通知朋友,我下星期出发到台湾。
开始行动以后,才发现,一切真的没想象中难。
在台湾哪一个月,一个不小心就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
比如说,不小心就搭上往妈祖岛前进的台马伦。
不小心,就在诚品呆到天亮。
不小心,就发现并去到猫村,侯硐。
不小心,逛到台东,认识了阿东,买字狼,神,小月等一班人。
在台湾游荡的那段日子,我只能说自己很幸运,也很不知死。
也许,从那时开始,就注定我不并不想变成一个死观光客,只会忙着到闻名的旅游胜地拍照留念,我想做的,只是固执地排除没兴趣的景点,然后慢慢地,认识着当地让自己感动的每一个细节。
也是那时候,发现天晴的那些天,开始给自己体内注入很多很多的正面能量。

2011,七月。
认识天晴也差不多一年了。
这一次,也是第一次,将近一年前就定下的机票,到没去过的停泊岛,和一班半认识半陌生的神经病,一起度过所谓的夏日假期。
除了开心,还是开心的那几天。
我想,若所有事都想紧紧握着不愿放手,是不会明白放松以后的逍遥自在。
如此这般的道理,说出来是可笑地老套,实行起来却又那么受用地紧。

而结果,这年八月,我并没如之前应许地回到台湾,参加神的复活节。

2011,十一月。
这一次,目的地是清迈,MaeHongSon,还有Pai。
从清迈到MaeHongSon,要坐上将近六小时的车程。路上会经过1668到弯了又再弯的山路。
而我就一路睡到目的。然后路上不断被不断停车的路上给吵醒。
早上出发,入夜才抵达的MaeHongSon小镇。住宿地点就在夜市旁。
也是从那一夜开始,我,第一次爱上泰国。无法自拔。
从出发到目的是那么地麻烦,我却不觉疲惫。那一晚,逛夜市时,心情自在地好像要飞起来一般。
电影《Love In Pai》说得对,旅行到Pai,什么都不需带,只要带上一颗心。

离开以后才发现,过于想念一个地方的时候,想起时,还是会伤感地很想掉眼泪。

2012,三月。
这一次,随着一位十多年没见面也没联络的朋友,也是小时候一起做功课一起玩,在当时而言也非常崇拜的一个人,到越南旅行。
才发现,崇拜,也会随着年龄增长而产生变化,也会随着多相处而淡化。
记得小时候,她是位什么都是第一名的全方位学生,而我却什么都不是。
而如今,她身边多了很多可以依赖的事物,而我却只能更加依赖自己的一个人。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是好是不好,我也不懂该如何诠释。
人总归要长大的。
有些人的幸福垂手可得,有些人的幸福需要争取需要奋斗。
在成长的路上,我开始学会感恩。
若我不曾给自己机会出外旅行,我不会遇见那么多有趣的人。
我不会发现,那些除了以钱为成功目标的人以外,的人。
听见的,每一个精彩的故事,学会的,每一个总归要亲身经历才会懂得的道理。

2012,四月。
回到自己的家乡,走在熟悉的路上。
我开始在想,若以游客的角度观赏,自己的家乡会是怎样的一番风景。
有时候,说起来确实是有那么定点的惭愧。
总在听着他人说着自己所不知道的家乡样貌。
想着,想着,看着,看着。
旅行中的画面开始浮现在眼前。
我们总在忙着探索未知的远方。
而其实,未知的远方和熟悉的附近是那么地相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