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

晚間十點三十分,走在河內街上,我開始在想,在路上時,學會質疑,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的心始終給不了自己一個明確的答案。
總是憑著直覺去看待每一個人的過去。在這一次,來到河內,因著某些聽說的印象,而打破了過往那莫名的信心。
我開始疑神疑鬼,力求保護自身安全。
但質疑讓整個人變得好累,好累。
心底一部分開始後悔著,只是身已處在一個不能退出的狀態,眼下能做的也只是一直往前進。

La Sardina | Lomo Redscale 100

抵達河內哪天,在酒店放下行李後,我們就帶著地圖出門趴趴走。
沿著酒店招待員的介紹,一路走,一路看著地圖對照不會念的街道,一路學習如何過馬路。

自早上在機場草草吃了一餐簡直難以下嚥的早餐後,來到這時候肚子早已餓扁開始抗議了。
但我們還是聽從酒店招待員的建議,一路走到Hoan Kiem Lake旁,再慢慢選擇想光顧的餐廳。
間中的風景就不必細說了。就這樣,花了一個下午走走停停看看吹吹風後,我們回酒店小睡一陣又出門找晚餐吃。
這一次,才離開酒店一個街口,我們就看上那間名叫Countryside Restaurant的餐廳。
然後進去,上樓,朝著陽台的位子走去並坐下。
一邊看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一邊喝著啤酒吃著河粉。
驚訝的是,這樣的選擇,竟然會帶來這樣的結果。
非常意料外的結果。

我不知道,一切究竟是從芷苓對好看的男生產生的好感開始,還是好看的男服務員和芷苓搭訕開始。
兩人就不知怎的開始聊起來,然後交換錢幣,甚至在離開前約好等餐廳休息時再去夜遊。
望著這樣的轉變,好不容易平息的不安又開始湧現。
怎麼可以這樣。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化身成為了以前總是在擔心我的那一些人。
望著以前的自己心想,這傢伙怎麼可以如此輕易就做出些脫軌又危險的事情。
我好想開口對芷苓說,還是別去吧。有沒有想過這樣很危險呢。
但最終我甚麼都沒說出口。
擔憂了一個晚上也掙扎了一個晚上卻還是甚麼都沒說出口。
只因心底依然保持著一絲希望。
就像當初無憂無慮的自己那樣,相信著自己所相信的。
只是,這絲希望好渺小。

離開餐廳,我們在街上閒逛一會兒,又再次回到酒店。
當芷苓在忙著梳洗的時候,我再次倒在超大張的雙人床上,睡著了。
本想著一覺到天亮的自己,還是在十點左右讓芷苓給叫醒。
無法如願,只好爬起身準備,再在十點半前出發。
一腳步一驚心。
我也不清楚自己的心臟是如何處理當時的緊張。
街道上的商店大多都打烊了。
和白天那恐怖的摩托地獄簡直就是兩個樣子。
街上依然營業的只剩下供人喝茶聊天吹水的地攤。
推開餐廳的玻璃門,狹窄的店面,店內員工熱情的歡迎我們的到來。

-完-

後記:若時間可以重來,我希望當時可以熱情地為自己灌多幾瓶啤酒。那樣自己才能在理智和情感之間任意地遊蕩。可惜芷苓不喝酒。我也不好意思在她面前當個酒鬼。只是,除了喝酒,我也不知該如何才能卸下那早已習慣冷冰冰的外表。只因我早已習慣,在路上,讓喝酒因為快樂的感覺而更快樂。

2 thoughts on “3月2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