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

早上去開信箱,收到霈歡從krabi寄來的明信片。
那感覺,絕對是感動的。
印象中,彷彿好久好久都沒收過到這樣的心意了。
那時候,一邊讀著明信片的文字,一邊想起那些逐漸忘記的細節。
想起昨天,想起前天。
想起生活,總在想要放棄,一切貌似要結束的時候,就會出現暗示,來提醒自己。

昨天,醒來後,喝了碗紅豆湯就出門跑步。
我以為,一天沒跑,兩天沒跑,第三天就該把前兩天沒跑的份量加倍跑回來。
而事實確非如此。
哪天,才跑到十字路口,微微細雨就把自己遣送往回家的路上。
但在還沒回到家前,發現騙人的雨滴消失不見時,轉個彎,就往另一條較短的跑步路上前進。
那一天,不知怎麼搞的,好像不論怎麼跑都無法順心那樣。
就這樣草草在外隨便轉個兩圈,看看手錶也出門將近46分鐘。
我心想,那就回家吧。
想著這麼順理成章的一個想法,我卻沒想過回到家卻進不了門的局面。
干!
家人出門了,把落地玻璃門給上鎖了,而我沒有把落地玻璃門的鑰匙給帶在身上。
因為是出門跑步,所以身上沒帶錢,也沒帶電話。
身上僅有的,只是一條小手帕,和兩條鐵門鑰匙。
我望著手錶,時間指著五點半。
天未黑的時間,又再次回到路上。
這樣一等,估計至少也要等上四個小時吧。
就這樣在外胡亂跑了一小時,在天黑前回到家門。
峁著。等著。
天很快就暗了下來。
左邊的左邊鄰居葬禮的吃喝會也曲終人散了。
看著對面家,一家接一家亮起燈來。
右邊的右邊鄰居從外頭回來,問我是不是沒鑰匙回家。
我說等一下家人就會回來的了。
六點到八點的那段時間好難熬。
除了和對面鄰居的貓大眼瞪小眼,我也不懂該如何打發時間。
“我的志願是做一個校長。。。”
這時屋內傳來麥兜的聲音,有人打電話來找我了。
應該是下午碰到的哪位將近5年沒碰過面的孩子王打來的。
果不其然,不久他就出現。
然後領我去吃晚餐。
說著不餓的自己,來到嬤嬤檔時,才發現肚子也開始抗議了。
有人陪伴,這一小時的時間很快過。
當好不容易等到家人回家時,我已經被困在家外大約五個小時了。

雖短暫卻還是無家可歸的那一天,感覺還蠻淒涼的。
只是因為這樣而碰上當初那最單純也最簡單的過往,卻還是挺溫暖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