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

[一]
傷心的時候,就去爬一趟神山吧。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當身體在說放棄的時候,意識究竟會帶你走多遠。

[二]
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無路用的人。
在生活處事方面,總是不強迫自己去堅持那些本就應該堅持的事。
勉強去接受不需要的事,好累。
做人,為何要那麼累?

除非,那是個沒有選擇餘地的事件。

就好比說爬山。

[三]
記得爬山前些天,碰巧看完《Into The Wild》,
我不知道這部電影是否對自己造成了影響。
但,爬山時確實不斷想起其中的片斷。

[四]
大約中午十二點。
我們一伙8個人,都停在第4km的亭子吃午餐休息。
早上熱騰騰的炒飯,來到這地點這當兒早已變得冷冰冰的。
加上冷風不斷咻咻吹過。
走了一早上山路的腳,也不願再多費力氣。
只想坐在長椅上,挨著冷風吃著冷飯。

周遭停下休息享用午餐的人群開始一群一群出發繼續上路去了。
我們也不能單坐在哪。
穿上風衣抽支煙拍下照加些水,然後再繼續往前進。

[五]
離開第4km的亭子後,
一如porter說的,路,是越來越不好走了。
更沒想到的是,可怕的不單只是山路。
還有那場雨,那些風,那疲憊。
我想我真的是痛苦地快崩潰了。
剩下的2km好長好長。
勉強移動的步伐好難好難。
我甚至搞不清,流在臉上的究竟是雨水還是淚水。
斗大的雨點打在身上,手腳也早已因為風的溫度而瞬間降低,並漸漸變得不屬於自己一般。
踏在流著雨水的石頭間,我真的好想放棄。
但我不能。
我能做的只有一遍又一遍地對自己說,
生命之道,唯有持續地走下去。
這時候已沒人可以幫到自己。
也沒有回頭路。
停頓越久,痛苦也越長。

[六]
大約3點40分。
終於抵達過夜的小屋。
我癱坐在換鞋的椅子上。
深深地呼一口氣。
還是熬過來了。

然後,進到小屋內。

porter看著我說,別哭了~去換件干衣服,喝杯熱茶吧。

[七]
次日下山回到城市後,聽咖啡廳的美眉說,就在我們上山那天,亞庇市來了龍捲風,後來,又來了一只龍把風給捲走了。
聽起來就不敢相信的傳言。
在看著報紙報道和網絡照片的時候,始終還是有種不可置信的感覺。
心底還是混亂的。
應該怪自己倒楣嗎?
還是慶幸自己的幸運?

2 thoughts on “6月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