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日 – 明明

【一】
2012过一半了
时间继续往前走着
世界依然没落幕
说好的末日呢?

【二】
那天重看了一遍《Repo Men》
电影的开场白依然如此吸引人。
how can anything be alive and dead in the same time?
关于这样的一个问题,就好像时常听见的俗语那样,
有些人死了,但他还活着;有些人还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那究竟活,还有死,该如何定义?

【三】
西藏,尼泊尔,西雅图,还有日本。。。
有关那些如今无能为力而只能等待适当时机的欲望
我不知道,这些欲望究竟会让末日给打断还是让不再执着的脚步给淡化。
最终怎样的结果才会让人悲哀多一点?

【四】
说实在的,悲观比乐观更容易让人不再那么悲观。
因此,当我悲观地想着,有一天,我始终还是会离开这里的。
如此想着想着,原本低落的心情好像就没那么落魄了。
那些原本无法接受的事情,好像就变得没那么让人难受了。
而一旦我开始乐观地接受了一个环境时,
以为日子真的可以如此轻易过下去时,
悲观的决堤往往轻易让人丧失抵抗力。
最终还是一样落荒而逃。

【五】
当你知道A+B=C是最安全的结果的时候
你会继续尝试C+D+E+F的未知数
还是继续贯彻着A+B=C的安全模式?
有时候,总会害怕无法承受未知数的变卦。
更多时候,还是会害怕安全地带内的无聊。

[六]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慢慢累积着那些可能会用到,却从不曾派上用场的事物
然后有一天,那些累积下来的分量,忽然不见了!
是你的话,会伤心吗?
也许会,也许不。
更大的可能是,最终连自个儿都想不起,遗失的清单究竟有多详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