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7

後來,當我再次打開youtube搜尋信的歌來聽的時候,又想起了n年前和C唱k時的對話。
-我不明白為甚麼你都喜歡那麼唱地很用力要生要死的歌。
-你喜歡的信樂團才叫唱得很用力吧~~
我想,就算來到今天的我還是無法明確描述在我心中所謂用力的定義,但還是一樣保持著同樣態度聽著同樣調調的歌。
若硬要掰個可以說服的理由,以詞至上應該是王道吧。
就算五月天阿信寫的詞多唯美好聽,但五月天所營造的那一個世界卻是那麼地五月天。彷彿聽著的是玻璃球內的世界,靠近,卻始終隔了一道無法踰越的牆。
而牆由心生。說穿了,自己只是更喜歡無奈卻看透的現實,隨著一道又一道的問題,拋出,然後接受。不同時間聽著,然後貼上不一樣的感受。
也許失戀的時候會一遍又一遍地聽著《溫柔》;也許看了《志明與春嬌》後會找來《志明與春嬌》不斷重播著;也許在聽了《乾杯》以後就會自然地找出《如煙》來聽;也許。。
但,這些或許都有時間限制。特定的時間點以後,也許想起,卻只是找來聽一遍,然後就換另一首歌。
但,早前信樂團的歌,到如今的信,卻有一種貫穿生命的魔力,讓詞都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座右銘。聽了,就會忍不住深深烙下印記。
而這,也在不知不覺中形成了某種選擇的主觀。

-愛沒有聰不聰明,只有願不願意

-享受現在,別一開懷就怕受傷害,許多奇蹟我們相信才會存在

-海闊天空,在勇敢以後,要拿執著,將命運的鎖打破

-一直往前走,就算世界已變得醜陋,一看見遼闊,所有悲傷都沈默,牽掛所有的溫柔找到新宇宙

-天知道勇氣需要太多的承受,我知道一萬個理由都不能當藉口

-重複做一個夢懷疑時間凝固了,把明天殺死了

-曾經飛蛾撲火的勇氣,只剩一聲歎氣,漸漸忘記

-我們都怕寂寞,我們都想解脫,在開始的時候都想認真在一起

-用煙火表演,假裝趕走黑夜,不再期待寫下燦爛美麗的詩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