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1日

凌晨兩點,還是睡不著的晚上繼續待在網上溜達。房間的燈壞了將近整個月,閱讀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於是開始想念在k城的時候,無論在那裡甚麼時間都能拿出書本融進那一個虛構的劇情內。悠記得當時在k城都不怎麼敢買書。每每想到離開那一天需要搬遷的重量,就開始養成在書店把書k完的習慣。再後來,離開k城以後,直覺告訴鯨某說,這次,應該不會再離開了。而鯨某總是輕易相信著直覺。所以開始養成蓬進書店就買書的習慣。一年下來,踏進書店的次數少之又少,卻也盡可能抓緊每一次可以踏進書店的機會。S州的P書店,極度容易讓人崩潰。要甚麼沒甚麼。就算有也貴深深。因此開始往W書店逛。W書店的小品,一眼望去僅僅三個約一人高的書櫃就沒了。相較於P書店,可以選擇的數量簡直是大巫見小巫。但,也許是貪小便宜的關係,在W書店卻有很容易發現意料外的驚喜。漸漸地,鯨某的書櫃開始出現一些陌生的名字。只是,從房間電燈報銷那天起,才發現要維持閱讀的習慣竟然是有難度的一個習慣。彷彿就是另一種要不得的習慣,過於注重整理和歸納的後遺症。不論看見的還是看不見的,都一概以極端的態度看待。要麼置之不理,要麼非得按照自己的那一套道理進行。比如甚麼時間可以做甚麼但不可以做甚麼。再比如甚麼東西應該放那裡而不該放那裡等。起初不怎麼明顯的徵兆,到後來越來越嚴重的傾向。有時簡直就是固執地不可理喻。

說起來鯨某真的不是普通的怪。總是毫無根據地信任著子虛烏有的直覺。記得好幾次,還在k城打工的日子。太多一個人顧著店面的時刻,難免會遇見各式各樣的人。但,鯨某始終不明百,為甚麼面對著某些人的時候,會害怕地手掌值冒汗,卻又無法不面對。那時鯨某還沒學會就算不喜歡也別露骨地表現出來,因此只能一個勁地冷冷對待。然後努力告訴自己別害怕。鯨某依然記得,其中一個讓鯨某如此對待的陌生人,把鯨某的害怕都看出來了。還不斷地問鯨某,“你在怕甚麼?我只是問問題而已。”坦白說,鯨某也不知道,究竟有甚麼好害怕的。只是冒昧地打從心底害怕著。後來,鯨某想起另一次倍感害怕的時刻。那時候,是在泰國玩Jungle Flight的時候。對於從樹這一頭往樹那一頭飛,固然可怕,卻尚可接受。但,後來有一段是從樹上往下墜,特別是加速的時候,就算知道那是安全的,感覺卻還是一樣非常不好受。像這樣的害怕,和那樣的害怕,固然形式上不相同,本質卻是一樣的。忽然出現的難受,開始冒著冷汗,等。為甚麼,這樣的情形會讓人感到害怕呢?鯨某始終不明白。

2 thoughts on “11月21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