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13过半

前些天在打着H2O的报告时,看着照片时莫名地对着电脑笑了起来。想起当时提取water sampling的时候。走在晚间的村庄内,路上拌嘴不断的gado和reany。不过就两个月前的事,感觉,却貌似过了好久好久。

而两个月的时间可以有多长?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满腔的委屈不满和压力,重复地说了又说,对着不同人,在时间的累计下新的故事也不断增加着。有时候,说到连自己都觉得累了。在每解决一个问题以后,就对自己说,下次一定会更好,下次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只是,我总是办不到。总会为了很小很小的事情开始失去耐心。也总在为了很小很小的事情而流着眼泪。

记得6月某天,妈心疼地对我说这份工别再做下去了。我干脆地答了一句我不要。

再之后还是6月的某天,很久不见的阿金看到我就说我黑到不像话。我呵呵地说着加入这份工到现在都没生病过而上星期在medical camp的时候顺便量的体重也没怎么减轻到虽然这两个月都在逞强地做着没做过的事情就这样往往压力地没胃口有时则没时间吃东西。

炫耀的结果是某个星期日傍晚开始头疼并饿着肚子却毫无胃口地忍受着不断发冷发热的体温。最终在妈的照顾下好不容易把肚子内装下的食物都吐完出来以后才开始好转。昏睡一个晚上后次日再次回到时间计划总被打断的日常工作当中。

继续折腾着。

7月第3天,被卡在岛上出不来。花费了一下午的时间讨论着可行的办法。想好的PlanA/B/C通通随着时间的来到被狠狠砍掉。比预算加倍的汽油使用量,涨退潮的时间,员工受伤的问题,SESB的到访,完成Water Station的时间压力,一大堆待办的事项再次造就分身乏术的焦虑。

7月第4天,换好belting以后再次出发。一路走走停停。一会radiator的问题,另一会motor oil leaking问题,最后再次因为退潮问题无法抵达码头。而我仅仅坐在前舱,整理着需要的shopping list。回到陆地,赶在店家关门以前购买所需的东西。渔船的,green house的,客人到访的。直到晚间10点,才大致把所须的购齐。准备明天大清早再次进岛。

明天,真的会更好吗?

 

 

6 thoughts on “7月4日-13过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