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whale

I run | 2017

: Twincity Marathon – 21k

: Inflatable Run – 5km

: Wild Run – Virtual run 60km

: Coway run – 10km

: PAR 2017 – 5x3km

: Standard Chartered Run – 21k

: 3rd EventBiz Charity Run – 15k

: IJM run – 21k

: My Buddies Run – 21k

: Firefighter Run – 21k

: Atria Makan Fun Run – 5km

: Newtown Challenge – 30km

不知不觉17年12个月内就跑了12个run。有时是因为 t-shirt 好看, 有些是因为便宜,有些是因为去年的约定,有些是前同事不得空而免费让给我跑,有些是前同事约,也有为了让自己运动而参加。在累计越来越多running tee的同时,每一个半马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折磨。总是以为自己可以跑的比之前好,却总因为没时间练习而把自己搞的就算没力气走也要走完全程。总是在3个小时半的cut off time以前完成,却总是没办法突破在3个小时以内跑完全程。

2017即将结束,2018继续加油。

周末小旅行 | 十八丁

托蚂蚁老大的福,我们再次找到借口给自己一个周末小旅行。来去住一晚位于十八丁这个小渔村的哈比艺宿

睡到自然醒的星期六早上,我们从吉隆坡出发,前往怡保吃午餐。再随意走走看看。记忆中的怡保在不知不觉中变了一个模样。出名的点心楼,味道比印象中差了;曾经宁静的小巷,如今变成了热闹的游客区;冲着美食节目介绍而去的豆花,试一口后只感到满满的不过如此;然而意料外的探索,却遇见了Yasmin Ahmad的小小博物馆。我们在馆内安静地看了几部她生前所导的广告。时间仿佛慢下了脚步。离开博物馆,再去喝杯长江咖啡。一如怡保的转变,点了两杯不一样口味的咖啡,却只喝出几乎同样的味道。

离开怡保,抵达十八丁,来到这晚住宿的地方。这是个小巧拥挤的小渔村,一打开车门,咸咸的港口味道扑面而来。在拥有老鹰头的建筑屋外面,我们带着不确定性走进这家写着鱼行的建筑物。一推开门,再次发现了一扇门等于一个世界。完成入住手续以后,带着背包踏上二楼。一打开房门,忍不住说了:“哇,好小的房间”,再打开另一扇门,感叹号再次脱口而出:“哇,好大的厕所”,再打开阳台的门,惊喜依旧:“哇,好咸的味道”。闻着咸咸的味道,看着阳台外一个又一个的渔船停靠在河边的码头。我在心底默默感谢老大,让我有机会来体验这家听说了好些年却从来没来过的一个地方。

位于十八丁的哈比艺宿,特别在于所有家具都是使用回收的树枝和漂流木所组成。无论是门上的把手,还是桌子,椅子等,甚至事洗脸盆和晾衣架,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面墙上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幅画。还以为会很昏暗的房间,却因为阳台那扇拥有大片面积玻璃的门而比想像中明亮。独特的组合,干净宽大的厕所,舒适的房间,打开阳台门就能对着河边发呆,基于这些外在的条件,房间的面积已不成问题。

在房间内休息了一会之后,又到了出门探索的时间。我们随着网上的介绍在附近转了一圈,再随着柜台服务人员的介绍吃了一顿好吃的海鲜,再在吃饱以后天黑以前在渔村内走了一圈。一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可以拥有这样不赶行程的小旅行,真好。

六月结束

七月一日, 人在合艾。
坐了15个小时的巴士以后才来到住宿地方。一路上走走停停,我也在车上睡了一个早上。

因为是公司旅游。因为是跟着旅行团走。时间他妈的难过。一路就好像赶鸭子那样从一个地方赶去另一个地方。

总觉得年纪越大,越无法忍受自己不喜欢的事物。我不喜欢这样的旅行方式。我不明白为什么出来玩却要把自己搞的那么累。为什么自己当初要如此豪爽地答应如此折磨自己的事情。

七月二日。
早上六点出门。坐三个小时的车,再坐一小时的船进某个岛。一路上一如往常地想起过去在岛上工作的日子。

心情变化就好像翻书那样,忧郁感叹到满足。

而满足的理由却很简单。只因午饭时间以后能在海上KaYaK。再次在水上漂流的那刻,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怀念这份水上活动。

七月三日这一天,我们有一整个自由活动的早上再启程回家。

我再次做回自己最擅长的事。和酒店柜台要了一份地图。独自一人沿着街道走走停停。

回想五年前第一次来合艾。差不多的行程,走着差不多的路线,卖着差不多的东西。

五年以后,旅行就好像吃饭呼吸般自如。我开始学会精准地控制路上的花费。但却学不会对不必要的旅行说不。

我开始得了旅行恐慌症。开始在旅行前夕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如此豪爽答应不属于自己旅行风格的旅行。

image

Keep Sober.

- 5月7日那天,答应了过去同事Farewell聚会。我知道这是个纯喝酒的聚会。我只想过去喝两杯然后就离开。我在哪,看着桌上的酒来了一杯又一杯。每个人开心地拍照,喝酒,聊天,大笑着。现场闹哄哄地,我却只想离开。

-5月1日,三天连假。和同事到Langkawi。每个晚上的消遣就是喝酒聊天。第一天晚上,几个人一起喝完一箱Tiger。第二个晚上,还是同样的几个人喝完一箱Heineken。第三个晚上,所有人一起坐下一起喝。有人喝的多,有人喝的少。愉快地假期,忽然在第三个晚上产生莫名的情绪。想尽兴却无法完全尽兴。

- 4月14日,工作压力,汽车贷款问题。那是个只想喝酒逃避现实的时间。当每个人都在办公室外的草地上吃晚餐,喝酒的时候,我只能默默坐在电脑前完成该完成的工作。晚间11点以后,关上电脑。来到办公室外的草地上,和剩下的同事一起开喝。一个小时内,慢慢干完两只老虎。然后醉醺醺地回家。

20160414

 

在每一个想喝醉却没有喝醉的夜晚,喝酒的聚会不再如当初般纯粹。好多情绪都在时间的前进下慢慢改变着。

08022016

-要参加路跑吗?免费的。
-好啊。

-要去唱k吗?
-走吧。谁怕谁。

-要烧烤吗?
-ok。

-要去喝酒吗?
-没问题。

-要去马六甲吗?
-什么时候?

四个月的玩乐,仿佛补偿着过去这些年的压抑。

还记得喝酒喝到吐的那一天。一次是这样,第二次也是这样,直到第三次的时候,室友忍不住关心着,为啥每一次都要喝到酱。说穿了,我纯粹想体验喝到挂的感觉。而那感觉其实并不好。因此第四次另一个同事约喝酒的时候,我哈拉拒绝了。

在这个一不做二不休就把每一个周末都排满的一月份,忽然开始觉得疲惫。
二月份,anti-social再次找上门。我不是emo。我只是需要把自主权掌握回自己手上而已。

有些事,尝试过了,才能明确对自己说究竟是适合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