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他孤独的紧了,就一个接一个把静止中的进行试给删除掉。这是XX时期的朋友。删吧。那是OO认识的人。删吧。这个呢,一面之缘甚至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没关系,不碍位。他就这样清空着列表,心情也开始慢慢踏实起来。就像曾经顶着厚重的长发在瞬间给削短那样,自在感油然而生。

偏执的人没药医。
他若不自救就无法转出迷宫。

也许是吧,但他还是选择这样把路走下去。一如面对着照相机那样。曾经说着好想拥有那一架月光机Fuji Natural,也闪过购入LC-A+的念头,并思考着好不好去找一架双眼来玩玩。而结果好几个月过去了身边都一样除了最初那一架fm2之外什么都没有。充其量,选择的理由总是纯粹的让人心疼。不是不想,也不是不能,只是不敢。就因为过于在乎,只想珍惜的念头让他选择把最爱沦为陌路。也许这样就够了。”最爱”这词汇太伤人。拿捏不好很容易就会沦陷成悲剧。

那就这样吧。
再爱都会有曲终人散的一天。

2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