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第八日,张开嘴巴,闭上。发出声音,安静。扬起嘴角,放下。在哪一进一退之间,逐渐形成了一道墙。退一步,并没有海阔天空,却陆续加深着墙的厚度。你默默地剪剪裁裁着,期盼着打破墙壁的一天。也许没那么简单,你依然如是。偶尔调整步伐增加冲击,偶尔席地而坐观察现状。感觉就这样晾在一旁,督促着你。你,是不是太过自以为是了?从一个安全地带往另一个安全地带躲去,那之后呢?你是否过于缺乏冒险精神了,一味的拒绝可以换来什么呢?

在搭乘地铁的空隙,在饭桌等待食物到来的空隙,在等候时间溜过的空隙,你一页一页翻阅着《1Q84》第三册。花了一个星期零零散散的时间,一个不小心就翻到了最后一页。你合上书本,收好。就这样读完了《1Q84》三册,12个月份的故事。想起当初在背包星球拿起第一册的《1Q84》,你并没预想到把其读完的那一天。在哪一个近乎空白的一个月,兜兜转转,你再次回到背包星球,拿起未读完的故事。不就是三个星期的时间,两本《1Q84》就这样给读完。当时诚品的《1Q84 III》还处于新鲜出炉的日文版本。没想到时隔将近一年之后会拿起最后一册。直到读完,并把故事深深藏在心底。一如《挪威的森林》,《遇见百分百女孩》等,你深深让那组文字所制造的氛围给吸引着,却无法准确言欲喜欢的点在哪。

五月天第七日,依然是个忙碌的一天。母亲节前夕,pipit wonderful market,time square hong kong  sprocket rocket white,等。一连串碰在一起的巧合,却也是难得的一天能在上班时溜出外头找吃散步。间中看见阿甘的报告说他去到吉兰丹了。晚间则吃着蔬菜沙拉并在宵夜时分以药材汤果腹,都是室友准备的。你珍惜地吞下每一口,哪一些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口味。忙忙碌碌的这一天,你缺乏时间坐下来思考并说服自己其实和乐魔也没有很熟等的话题。更别说眼皮也没时间盖下来抗议那冗长的空白。如果每一天都能这样让匆匆来往的人潮给淹没,真好。

五月天第四日,在哪人潮不多的周三午后,悠闲地坐在广场内装潢舒适的餐厅,叙旧。次日,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如果有一天,我们再见面,上一次会是什么时候?而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没什么,你只是感叹着距离的出现并不拘泥于公里的形式上,而纯粹是一些形而下的因素。那天,第一次去玩了保龄球。然后想起了好多好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和朋友去唱k,是她。第一次和朋友去逛街,也是她。第一次和朋友外游,还是她。关于哪一些多到数不清的第一次。直到今天,我们还是朋友。固然不常却依然有联络的朋友。印象中,朋友这词汇于你来说,就好象是受保护动物那般稀有。只能在看得见的地方,努力保护着。却又是那么无能为力保障的一番心意。朋友啊,多遥远的一个形容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