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同的名字            
    演差不多故事         
  當生活 美不美麗 也繼續

雀躍一生幾次
           
   
忘記要幾輩子
    

就像是蝴蝶拍翼思念每秒多少次
               
       
愛有沒有一把尺
                         
           
喔 誰都愛美麗
             
 
現實卻很少天使
                     
    
是不是
         

5月21日,
晚间十点,发现自己把家里钥匙漏在公司的哪一个晚上,望着灯没亮起的房间,开始掏出将近没电的手机求救。“喂,你们会几点回家?11点多啊。。哦。。没关系啦。。给我xxx的电话。。好。。谢谢。。” 盖上电话,继续在家门外徘徊。不一会,电话响起。我望着另一间亮着灯的房间,拨通刚刚收到的号码。“嘟嘟。。嘟嘟。。嘟嘟。。” 嘟完了却没人接。再试一次也一样。都一样的结果阻止我继续呆在篱笆前干等。迈开脚步往前走,继续在外散步去。

这样无目标地干走,始终是会无聊的,在路边摊买了一份报纸后又走回家门前,继续尝试打电话。“嘟嘟。。嘟嘟。。嘟嘟。。” 嘟完后,结果依然一样。这次却不想走了,就随便坐在篱笆前。对面要出门的妈妈对着在家的孩子嚷嚷“lock the door! lock the door!”,站在家门前的孩子也不甘心地回嚷着“i’ll stay here! you go la!” 在这入夜的住宅区内,提高的语气毫无阻碍地传到对面家的这里。不久,对面的门关上,妈妈上车,留在家的孩子则开始煲起电话粥。而我继续坐在自家篱笆前。

晚间11点30分。突然想起,电话没人接,为何不尝试传简讯。就这样,拿着剩下14%的电池,望着天空发呆,等待。谢天谢地,不久后,客厅的灯亮起了,屋友打开玻璃门走出来。“真抱歉啊刚刚在忙着梳洗没听见电话响。。怎么这么夜啊。。” 我呵呵笑着“真的是非常谢谢你哦。。没什么啦。。就在外面等了一个钟半那样吧。。不好意思麻烦你了。。真的是谢谢你啊。。”

————————————————————————–

5月22日
日子,仿佛让大量的沉默给淹没着。若非必要,能不开口就不开口。这种感觉,正如逗号的存在一般,仅仅是一个停顿。句号在什么时候出现,却不得而知。因为继续下去,就会有句号的那一天。因为句号,就会有下一句的出现。因为把文字都排列在一块,就会有被赞同和否认的时刻。当争议共鸣等都开始显得累赘时,当越来越多问题都得不到答案的时候,顿号就开始出现,逐渐逐渐地,霸占着世界中心点。

 既 然 都 是 这 个 样 子 。 那 就 这 样 吧 。

人类本就是擅长习惯的动物。习惯往往从改变开始,走到依赖后结束。至于期间那些微妙的变化,则因人而异。有的人适应力特强,持着小强精神无论如何消遣都一一抵抗,然后免疫,严重至麻痹。麻痹之后呢?麻痹之后还有然后吗?

不能回家的那一夜,平静的湖面起了少许涟漪。停转的轮齿,吃力地上着发条。“喂,下个月去xxx走走吧。”这一个你和她都说了好多个年头的念头。关于曾经一直都搞不明白的“告别”这一刻。哪一些不明不白就走散很远很远的人。还有哪一些你从不挽回的好多好多过去。曾经好多过期后才记下的,偶尔适时记起的。说穿了,不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独角戏在上演着。后来,你发现对话当中出现了大量的如果来区别当下和从前。“如果xxx在,要我留多几天都无所谓。可是他不在,所以我不能。” 如此这般的如果开始拒绝了大部分的问号。无论这问号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如果我还是学生,努力犯错又何妨。可惜我不是,只能如此严厉地警惕自己,不能犯错。”越上越紧的发条,造就了另一个越发松弛的发条。世事本就是等价交换地存在着。一个人可以拥有,却不能拥有全部。拥有的未必是喜欢的,不能拥有的,也不能断定就算拥有还是喜欢的。

当不过如此的想法越来越有分量,好些熟悉的事物开始不经思考下意识就自然而然地决定着。好比说小时候要坐飞机去另一个地方,可以兴奋地前几天就开始收拾着行李。出游的机会越来越多,能决定的范围越来越广,慢慢形成了不必考虑那么多,只要情况允许就出发,无论多远都无所谓。前提是你愿意。终究世界没有所谓最安全的地方。是危险无论逃去那都逃不掉。顾虑个没完没了以后,结果真的会如预期般难堪吗?不去不懂。只是,我们都想当一个不惹人厌的好孩子。有关哪一些大风大浪的日子,搞不好心脏不好还没达到高潮就挂点。

之所以,安全不安全又有什么标准的准则了。最终还不是都一样,一个选择,一个结果。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