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

天知道,要看了多少部的电影,才会有哪一种总该写写什么的感觉。有时候,那感觉不一定是好的。你只是不怎么欣赏这样的一个呈现方式还是什么的。不写也罢。另一些时候,那感觉却又是那么地无敌,不记下来着实太可惜了。而记下来,和说出来又不一样。你可以随口说说,两三句带过。写下来,却需要搬出好多好多的词汇来支撑,以至于看起来不会那么地没诚意。而往往,敲下来的,都不外如此这般,大致的内容都离不开那几句熟悉的词汇,不可取。

这天,终于把《眼镜》。又是时候打开写新文章页面,敲几个字下来,记录。

在电影画面进行当中,心底一直一直地想起某一天。把电影分了三天来看,那些天的细节也一点一点慢慢占据着整个心房。那感觉是无可取代的,也不是说描述就能理解的感觉。还记得那时候,从忙碌的城市往岛上移。每换一个交通工具,身处的环境也随着移动而变化着。从城市到海港再乘船到岛上。从稠密到寥寥可数的人口。时间的刻度,也跟随周遭而起着变化。抵达小岛的那一天,听着海浪声就睡着的午后。心底某一部分,仿佛随着离开而停留在哪一个海风呼呼吹的悬崖边上。你继续怀念着,却不允许自己那么奢侈地地方。

大伙都喜欢说,年轻不留白。因而留白的岁月就成为一种奢侈的存在。只能偶尔刷白,却不能常常空白。而其实,空白有什么不好。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这样的思想,一如你不明白,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力气去为自己的岁月上色,到最后搞得五颜六色的,却不是每个人都是生活家,可以有声有色地上着舒服亮眼的颜色,在更多人身上,上到最后,混在一起的色调一如乌鸦的羽毛那样,漆黑一片。大家总是幻想并羡慕那些自己所没有的。却没想过那些是应该存在而哪些存在价值是负资产的事物。

“the sweet of doing nothing.” 是法国人的生活。

忽然想起了在家乡的那一段日子,其中碰见的一个顾客,带着一张放大的合照说要把照片框起来。那时候,他和另一个经过的路人说,那时候去欧洲,那里的人啊,真是懒到要命。每天准时下班就在那里喝酒什么的。不像我们华人这样勤力。所以我们华人去到那里工作都是不受欢迎的,因为都太努力工作了。你在哪里站着什么都没说。也许时代不一样,你并不是在哪一种不努力就生活都成问题的环境成长。所以你不懂。为何要那么努力地折腾着。到头来,却换来只能满足欲望却跳过了基本需求的阶段。

回到电影,这是一部有着大片大片空空白白的生活,那应该是种怎样的感觉?不为工作压抑着,大把大把的时间任你辉煌,以物换物,就算单纯琐碎的小事物也抱着同样的心情感激着,纯粹因为活着而生活着。这里有这里的生活步伐和哲学。感觉上,碰见的好多人当中,都把这样的哲学归类为“闷”,“无聊”,“无趣”,等。也许是这样没错,但,凡事都有代价。一如城市那快速的步伐,生活中处处让没完没了的事物给束缚着,换来永远都满足不了的物质享受。各有轻重的选择。当一个人如何看待自由,自由就会长成哪一个人看待的样貌。没有高潮的电影,在一大片海浪前开始,也在一大片海浪中结束。故事的改变,也仅止于接受的心态上。也许,这看起来更像一部纪录片。记录着哪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基于那逐渐被遗忘的态度而被记录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