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

两个星期前,带着村上春树的《舞舞舞》逃离到另一个地方,却在路上和幼稚打了个照面。
就在看热气球的哪个晚上,蹲在路旁,把一切不是统统丢进闪闪发亮的人造灯光中。
当沮丧挂满面,无声抗议中,努力很努力。
罢了罢了。无意弄坏的物件,还可以拿去找专业人士维修。
无意被破坏的情绪,也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填补那破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