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 跟着朋友的时间,早上五点出门。天亮以前就来到镇上,等商店开门。眼睛好累。只是除了kopitiam以外我无处可去。

6月3日 – 早上五点以前爬起身。右手手臂继续疼了一个晚上。我决定了,还是回去看医生。工作之后才算。七点回到亚庇,医生八点才上班。手臂没什么大碍,只是肌肉问题而已。然后回家洗澡,洗衣服,检查电邮。中午以前再次出门,回到码头。船的部分大致准备妥当。只是我依然无法好好和船长相处。一切交代清楚以后,再次到朋友家过夜。回到哪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才坐下就打开电脑检查电邮。收到同事的电邮问这星期的计划。我看着电邮,再次打从心底不高兴起来。很多时候,很多事,我总是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情。因此对很多事都没什么意见。只是,这段期间却出现了很多事,让我无法笑笑就算。比如同事的工作态度。我不知该怎么面对Mama Boy,给予期望,就说没有确实交代;提出仔细的问题,又又说多事。恩,我知道我是小气。所以我选择避而不见。我选择再辛苦也不寻求帮忙。这个晚上,我望着下午才写下那长长一张待办事项,我决定关上电脑,休息去。

6月2日 – 早上休休闲闲地约10点出门,继续寻找24v灯泡。找了一个早上,跑了好几家店,还是什么都找不到。中午回到码头,船上还是乱七八糟地,说着说着眼泪差点不争气地掉下。就在强忍眼泪的时候,却失足掉进EngIne RoOM。那一刻,眼镜掉了下去,想下去拿手臂却无法动弹。跌下的时候感觉某块皮一并从身上某处掉落。努力看清状况,看见的却仅仅是血。滴在地上,滴到手上。小助理赶紧搬了梯子给我爬上来。那一刻我虚弱地只能躺在地上。木匠在一旁帮忙清理脸上的血迹,并找来急救箱想办法止血。感觉可以站起来的时候小助理就把我送去医院。后来,在医院折腾了一会,才想起肚子饿到不行。吃了些东西以后,又回到码头。想到落后的进度,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这天,我哭了一个下午。不是因为肉眼看得见的痛,而是因为再次被打乱的计划。我以为我已经坚强地足以承受,原来事实并不然。

以前,总是无法理解为何有些人可以为了有些事或另一些人,搞地自己浑身是伤依然飞娥扑火不肯放手。如今的我,好像多少明白了些什么。这都不是因为我无情,只是因为过去的我还不曾遇见些什么让我坚持紧抓不放的。然后就这样遇见了这份工作。然后很努力地做着很多很多想都没想过的事。有时候压力地以为跨越不了的极限,休息一会,时间来到,事情就这样成为过去式。同事曾不只一次劝告我说我应该争取自己的私人时间。我只能苦笑着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办不到。心底却默默地想着,我应该私人时间做些什么。无所事事过于无聊顶透,出门却需要花钱。而如今我投下的时间,认识到的人,学习到的事,都是经验的累计。一切从无到有。从什么都不知到渐渐建立个人的网络。间中获得的肯定,是之前不曾尝试体验过的滋味。自主管离职以后,重担都落在我肩上。有时真的好累好累,但看着事情渐渐好转,有困难时身边不乏支撑自己的一班人,就这样又给了自己多一些力量走下去。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