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

2014,一月过半,除了纠结以为我找不到更适合描述这些日子的形容词。无所事事的日子总是特别快。我想给自己上发条,却不断让懒惰,无力,挫败等的形容词给打击。

今天醒来,把拖了几天的翻译兼补充短片给完成。老板进到办公室后宣布说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必须来一个清楚的了断。我一边听着,不再辩论些什么。我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也不想对未完成的项目说再见。只是,拖的时间越长,我的辩论也开始转变成无声的辩论。我无法再如最初一般,苦中作乐地说,会过去的,一切会改善的。

温室中的小花,不会明白外面世界的残酷。不曾跌倒的小孩,不会明白跌倒的痛,也不知道跌倒后自己得学会站起来,没有人会一辈子在旁守候帮助。

这一年来,我逐渐搞清楚自己工作。关于什么是慈善。慈善不是筹到越多的帮助就是越成功的活动。除了帮助的多少以为,更关键的是帮助的管道,被帮助的需求以及被帮助的人以什么心态接受帮助。

在这几个月来,放了最多心思的项目是从好不容易拿到的资金内完成通过很多很多会议才换来的执行计划。只是在该做的事情完成以后outcome却不如想象中完美。我知道不能对项目设下过于乐观的期待,只是问题却比想象中严重。在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质疑,失望,到争吵。越来越显而易见的关系恶化,堆积地越来越多的不信任感。只是我不会再把自己摆在一个受害者的角色内自怜自哀。我开始接受上司的建议,正式把项目划上句点,然后离开。

当初想坚持的心情并非不见了。只是也许停下来,把时间精力放在另一个可以看见未来的项目更为实际。

进岛正式结束项目那天搭上了一个好几个月没来往的旅游公司。回到同样的码头,看到的却是满满的恐惧。把游客带入岛上的旅游公司以倍数增长着。去年只有三艘船的,如今已经变成六艘船在码头边standby。去年只有六家旅游公司,今年初开始多增加了两家。走在岛上,可以看见越来越多的树林被篱笆隔开,开始清理建设再在几个月后变成游客区。

看着这些来来去去的游客,无法团结一致的村民又怎么可能抵挡有资本有经验的旅游公司。

我看不见他们为了未来拼了的感觉。我也无法理解他们在看见越来越多游客涌到岛上,主要经济受惠的是那些出钱出力把游客网络建设起来,再把盈利投资回自己公司引进更多游客。看着游客数量的变化,岛上的村民依然依照传统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游客并没有实际给当地人带来经济上,生活品质上的改变。而部分岛民还是像个乞丐一样对着有财力有势力的相关方面伸出手索取利益,另部分岛民在面对某些不满的情况却不敢站出来说话.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怎样?我不想因此造就了大家的依赖性。未来是你们的,不是我的。我做的这些事情都不是为了去你妈的伟大情操,这只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帮你们争取机会送到你们面前,既然无人珍惜那我还独自奋斗个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