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我喜欢,在放工以后,躲在可以放松的地方,喝一罐啤酒,吃一包零食,看没营养的连续剧或综艺节目。在这个离开邦戈岛的前一晚,住宿地方终于安装了wifi。而网络的存在,也让次日需要早起的我依旧在这个时候对着电脑不甘愿睡觉。啤酒早已喝光了。明天也将会是个奔波的一天。早上赶着出门,赶着从一个会议往另一个会议前进,赶着上机场,赶着,回家。

我,从来都不是个会赶着回家的人。在这待了将近一星期,还没离开就开始怀念在这的时光。我记得,其中一个被访问的杯杯说,这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大部分的年轻人都选择往外跑,这里娱乐少。其实在沙巴又何尝不是如此。之前认识的大部分朋友也一样。大家都选择往大城市落地深根。郊外发展越来越慢,城市人口越来越爆炸。另一个被访问的,外派经理这样形容说,在这工作的生活就是12个小时工作和4个小时社交。

当我说生活方式的时候,我想说的是,年轻人都选择往外跑并不是唯一的王道。记得,今年内第一次回到吉隆坡的时候,回到家就对小鱼说自己越来越无法适应城市的生活。更准确来说,我越来越无法适应的是,住在城市的朋友。后来我才发现,过去一年来,我不断说着生活在沙巴的鸟事,只是,一边说,我也开始一边改变自己,好让自己逐渐适应家乡的生活。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也越来越清楚,自己做的是什么,自己要的,是怎样的生活。薪水再高,日子再方便,再多的朋友都抵不过我爱的自由。薪水底,我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调整消费习惯;日子不方便,换一个方式,找一个出路,总有一天可以找到符合自己方便的需求。

今天,对新同事解释了长篇大论以后,她却不断重复问同一个问题,明天我可不可以提早离开,星期一是不是一定要准时抵达。一开始,我还耐心的解答,只是,同样的问题一再重复以后,我开始默默在心底产生不耐烦。只是我也不想明显表露出来,毕竟不同人有不同的一把尺面对工作这个选项。我不想把自己的准则强加在他人身上。对我来说,我不介意无薪加班,只要我可以在想放假的时候就放假。我也不介意无薪外派,毕竟我喜欢旅行,既然可以不必自己花钱就能出门,又何乐而不为。在我们公司,只有一个传说中的时间表,但除了需要以外,上司并不会强制要求说一定要分秒不差地朝九晚六。说穿了,上司看的是办事能力,而非制式的上班模式。

说到这,想起这星期来一起相处的另一个新同事,感觉上他是个非常注重学历的一个人。当谈到相关方面的话题的时候,我都不会给予正面回应而是将就避开。而其实听起来心理并不是滋味。因为我学历不高,只有中学程度,虽然找工作时都说我有进学院读diploma,但我也不曾坦白说自己因为堕落关系无法毕业。我知道自己不喜欢读书,只能从经验中学习。当谈到深入的相关话题我无法插上话,只能事后恶补。我不讨厌学历高的人,只是我不喜欢根据学历高低来判断一个人的能力高低。

无论如何,现在时间午夜一点半,终于有时间好好发发牢骚以后也是时候去睡觉了。

 

 

2 thoughts on “#1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