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22016

-要参加路跑吗?免费的。
-好啊。

-要去唱k吗?
-走吧。谁怕谁。

-要烧烤吗?
-ok。

-要去喝酒吗?
-没问题。

-要去马六甲吗?
-什么时候?

四个月的玩乐,仿佛补偿着过去这些年的压抑。

还记得喝酒喝到吐的那一天。一次是这样,第二次也是这样,直到第三次的时候,室友忍不住关心着,为啥每一次都要喝到酱。说穿了,我纯粹想体验喝到挂的感觉。而那感觉其实并不好。因此第四次另一个同事约喝酒的时候,我哈拉拒绝了。

在这个一不做二不休就把每一个周末都排满的一月份,忽然开始觉得疲惫。
二月份,anti-social再次找上门。我不是emo。我只是需要把自主权掌握回自己手上而已。

有些事,尝试过了,才能明确对自己说究竟是适合与否。

240116

一班同事,一个晴朗的早上,一个人生中的第一场12K路跑。

image

说好的12K不知怎么变成了17K。
习惯以一次跑10K的我在11K以后一边跑着一边期待着终点的到来。
一边在心底对自己喊说加油要到了等鼓励话语却在14K以后开始停下以走路来做无声的抗议。
天空开始亮了起来,在看见还剩下2K的路标时我严重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走错路。
休息够了却不愿意继续跑着前进的时候遇上了一同前来的同事。
就这样一边和同事抗议着一边跑向期待已久的终点。

如果参加21K的半马,会是怎样的一个感觉?

烧烤夜。不醉不归夜/平安夜。失声夜

 

上个周六,在家办了一场烧烤夜。
有些人烧烤开始以前就怀着各自的目的抵达。有的人来游泳,有的人来帮忙预备食物。
我们烧烤,我们喝酒,我们帮J庆生。
有些人在烧烤以后就回家了。另一些人,则留下天南地北聊到凌晨四点半。
想起来,有一段时间不曾如此放松地喝酒聊天了。

christmas bbq

圣诞前夕这天,放工打完球吃饱以后,我们又跑去唱k。
和这班同事唱k就是一个爽字。
大家各自点的歌几乎大家都知道。我们合唱着。我们狂吼着。然后满足地散会各自回家。

christmas eve 3

在这个2015结束以前,就这样多了一班一起打球,一起旅行,一起喝酒的同事。

两个月

不必上发条的星期日。
睡到自然醒/打扫/弄东西吃/看电影/睡午觉/跑步。。。

在逐渐把累积在体内的郁闷和悲观排放出体外的这些日子,我想起S问说:为什么你选择离开?
我忘了当初怎么回答。我只知道,日子过着过着,时间也渐渐给了一个还可以的答案。
我不是工作狂/我需要休息/我需要社交圈子/我需要工作以外的生活。。
也许这些都不是答案。
但,随着时间的前进,当初说不出的所以然,如今却一一进行着。

星期四的夜晚

星期四的夜晚
放工,打球,喝茶,回家,睡觉。

日子再次以不同的节奏循环着。
日子忽然充实了起来。
从陌生到逐渐习惯。
每天都让自己累趴才甘愿入睡。

就算这样,每天一样忙著策划填满接下来的日子。
仿佛拒绝同事朋友的邀约就非常对不起自己一般。
甚至在不知不觉中,节目经已安排到明年一月,三月甚至是四月。

太多想做的事。
在有限的时间和经济状况内。

我想在明年生日当天放假。
我想学日文。
我想去日本爬富士山。
我想去亚洲以外的地方走走。
我想参加马拉松。
我想让自己经济独立。
我。。。

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维持多久像这样忙碌热闹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