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feb2011

天未亮就出发。却到天黑时分才抵达的目的。
无论什么交通工具都好。可以带你离开的,也总会带你归去。
从一个机场往另一个机场前进。
kl 的 lcct,kk 的 terminal 2 和 terminal 1,停留山打跟机场再转机到斗湖机场。
一个又一个的候机室和一个又一个过去的自己擦肩而过。
我不知道下一个会改变的是什么,也只能坐在现在回忆着过去。
20余年间,貌似什么都不再以同样的样貌呈现在眼前。
我不再是当初连走路都不会的小娃儿,也不必再麻烦他人来为自己购票。
机场内部也不再是当初那简陋的装潢,无论地点还是内部构造都在考验记忆的改变。
就连航空公司也不复当初那不二选择。
人啊,总要往前看的。频频回头又像什么样呢?
只是,当时间到来的时候,就会自然停下来。
未来的事,很难说的准。来了,就停下。别想太多。
也许下一次,等待自己的还是一连串的措手不及。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趟不叫出走,而是回家。

13feb2011

我开始相信,一个人有再多方面的表象都好,当你记着的是他的好的时候,就不会那么计较不好的地方。反之亦然。无论欢喜也好憎恨也好,都是情感的一种表现。糟糕的是,当你开始忽视这些好或不好的同时,才是真正渐行渐远的时刻。

这一天,穿上崭新的白衣送葬。天空飘起了细雨,尝试洗去脸上的泪痕。面对着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脸孔,对白内容八九不离十。“还记得我吗?那时候看你还小小个的现在却长那么大了。。。”我沉默着。过于遥远的童年早已模糊了当年姨妈姑姐邻居朋友等的称呼。小小的脑袋装满的也只有两块一公升的雪糕,一粒蛋一杯热美录的早餐,海边野餐等的局部细节。都远去了。

14feb2011

迷迷糊糊的一天,不知怎样就过去了。只知道,中午时收到了一封简讯。内容只有三个字。才发现,今天是情人节。你好吗?好些天没收到你的问候了。是不是越来越简短的回复让你停止了那维持上好几个月的动作。还是什么的?没什么,只是有点意外。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好如以往一般,回一个笑脸。你还是一样那么忙碌吗?虽然我都不懂你在忙些什么,但是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知怎么的,和你的来往一直都是那么地客气。就算偶尔会很顺口地就说起了反话。但,滴落心湖的涟漪,很快就会消失不见。没有倾盆大雨,只有蜻蜓点水。再后来,和你的联络也一直一直在减少着。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只有在翻阅着部落格时才会想起,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你是这样存在着。记得搭飞机那一天,六点出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很自然地让我想起了你。才知道在这城市的这时间,天空并非蓝色的。

没什么,只是好奇着,我在你心底占据着什么样的一个位置?

15feb2011

我从没想过要怪罪谁。也无权把责任推在他人身上。过去的我不埋怨。我知道她的坚强。也在自己身上看见她的包容。我以为这已经是很好的过程了。应该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又为何再强烈的阳光也无法蒸发心底的泪水?当时间把独立这因子雕塑在性格上,又要花上多长时间来学会依赖来解开亲情的包袱。

城市也好乡下也好。当初你们这样收容我,为何如今我这个姓游的就不能留下来?突然开始讨厌自己。为何那么不长进。连一个车牌都考不好。如果我会驾车就好了。有些问题就不再是问题。想留却不能留。世事是否都是这样循环着?该留的却不想留,不该留的却想留。

16feb2011

所谓头七,相信就存在的信仰。对于这些不是每天都能看见的画面,开始抛开过往质疑的态度。我拿着借来的相机,不再觉得昏昏欲睡。一幕一幕记录着。一点都不马虎的意识,让人不由得竖起了敬意。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拍照就像呼吸吃饭那样,不是额外存在着。而是可以提供能量的因素。就算口口声声贬低着自己的价值,拍照这动作就像设定进脑海内的模式一样,不由得自己来反抗。就这样一天接一天,最初不明白的道理开始渐渐体会。自信也在一张又一张的照片上显现着。在这些日子内,好多人都在问我目前贪的是什么?以后有什么打算等。其实我是不明白的,目前的状况经已达到自己的要求了。我还要往哪去寻求他人口中的将来?

17feb2011

这是个烟火的季节。坐在湖园一间角头餐厅看烟花的当儿,听着表姐问我记不记得这间店的前身就是我小时候每天吃早餐的地方。我望着周围,看见的只有记忆外的事物。

18feb2011

我说,我想走路去店子。没想到,路上遇见了和一只狗跳舞的长辈。一起跟来的侄子望着那画面呵呵笑了起来。原来,店子其实也不怎么远,走路很快就到了。店子也不怎么大,一圈就走完了。里头却装了很多小时候的回忆。长辈还说他记得我,而且是个小时候很喜欢哭的小家伙。我微笑着,一样不记得该如何称呼这位长辈。

6 thoughts on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